阿青

报应来得太快,去留随心

【双D】有鉴于“D”

才看完电影随便写写,两人互救太有意思了,1暂时没看,如果人物OOC全是我的错,o(一︿一+)o原谅我


300秒计时,最后一手。

Dylan呛水,咸湿的东西涌进肺部。

“嘿Dylan,聊聊你家,我们都成一伙了,还对你一无所知。”

“得了吧Jack,你指望从他嘴里撬话还不如去练你的催眠术。”

“Daniel,别这么无礼。”

“我说错了吗?控制狂这高帽,给他不错。”

四骑士的声音隐隐约约,他好像又回到他们吵嘴的时候,每次Daniel都唱反调,而Jack跟Lula就插科打诨,他为这群小孩子头疼不已,却不得不承认那些日子是复仇阴影下难得的喘息。

而这些,在把Thaddeus送入监狱后就成了唯一的光。

多么可笑,唯一的,甚至是有些绝望的光。

砰砰,砰砰。

他还在努力撞击保险箱,水已经漫过脖颈。

他就要死了,求生的本能还在继续。

“Dylan,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讨厌跟着你干。”

“很抱歉Kid,你说过,不止一次。”

“哦,那我再说一次,让你当四骑士的头儿绝对是最错误的一件事。”

“是吗?看来这个错误还要延续下去。”

Daniel反对他,这个冷静克制的男孩习惯掌控一切,但他的反对不只是为了控制,他比任何人都在乎四骑士,而他认为他会毁了它。

就现在来看,他是对的。

咕哝,咕哝。

海水漫过口鼻,他渐渐无法呼吸。

眼前闪过无数幻象,有Thaddeus,有Daniel,最后定格在父亲温暖的笑脸。

活下去……

活下去。

计时器的藏针,打开保险箱,他可以游出去了,然而已经溺水太久。

Dylan忽然想起Thaddeus的话。

“他无法逃脱,也许是他已经筋疲力尽。”

Dylan终于明白为什么最伟大的魔术师会失败,父亲没有死于保险箱,而是体力耗尽。现在,他也要重走他的老路了。

苦笑,海水从四面八方灌进来,连意识都无缝填充。

要结束了吗?

结束了……

“Dylan……”

“Dylan……”

有人遥喊。

一个模糊的人影向他游来。

那个人是如此熟悉,仿佛脆弱深处灵魂救赎,他微微朝他伸手,张口,

“Da——”

然后彻底被淹没。

“Dylan!!”

*

岸上集装箱上。

Daniel按住Dylan胸口,有规律的做挤压。

“一、二、三——”

“一、二、三——”

“拜托Dylan,醒过来,醒过来!”

Jack和Merritt都紧张盯着,Lula忍不住眼眶含泪。

从Daniel把人捞上来Dylan就没反应,他脸色煞白,双眼紧闭,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,只是拒绝接受。

只有Daniel还不死心,一道又一道做外胸腔按压,仿佛这样就能把人救活。

该死的,不该是这样!

他一遍遍跟自己重复。

不,他不会死,这个见鬼的、可恶的警察不该这么溺死。

尤其,尤其他是为了救自己才会……

一想到夜市交易,这个莽撞的家伙冲出来把他撂倒,他给了他两拳,然后把他塞到墙后,芯片兜了一转还在手里,只是危险换了人。

“Dylan,醒醒!”

他恼恨的一拳砸在他胸口上,后者身体一抖,忽然往旁呕出大量积水。

“哦谢天谢地,你总算醒了!”

Jack激动大叫,Merritt也围上来,Lula叽叽喳喳说你把我们都吓坏了,Daniel却下意识的后退两步,把自己埋在他视线外。

Dylan茫然了两秒,很快恢复意识,他看到安全的骑士们心头落地,可想起刚才那幕,叫道:“Daniel?”

“嘿Daniel,老大叫你呢!”Jack把人拽过来,Daniel无法回避,勉强笑笑,“呃很高兴看到你没事,Dylan。”

“谢谢你,”向来独断专行的Boss说,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“不,是我该说谢谢。”Daniel愣了愣,立刻就抛下无聊的自尊,“之前的事,我……”他想说我很抱歉,Dylan却先他一步说,“我很抱歉。”

“我很抱歉你是对的,之前我搞砸了一切,差点把你们害死,我……”

“不,跟你无关。”Daniel截断道,“天眼四骑士是我们自己的选择,随之而来的风险我们应有准备,Dylan,我们还没脆弱到一击就倒。”他拽起前FBI探员,有千万句话,最后只道,“先回去再说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