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青

真情实感萌J2和SD,希望没有报应。

太子神医二三事

下篇开虐了,我需要狗血附体,否则我的愿望还不完了……

【昏庸】

听说轩辕王为一男妓罢朝七日。
听说轩辕王为他废四宫嫔妃。
听说轩辕王为搏其一笑满城种莲。
听说忠臣死谏被流放三千里……

一时间,南阳楼声名远播,上至五洲列国达官显贵,下到平头百姓贩夫走卒,都知道一个叫“越儿”的祸水迷住了太渊王,有人将之与妲己褒姒并抬,却发觉这太渊王比桀纣周幽还要昏庸。

“王上,万万不可啊!!!”
章鹤年声泪俱下,差点就要撞柱明智,“这五洲列国,千百余年,从未有过立男子为后的先例,您、您纵使再宠爱他,也不能置祖宗礼法于不顾!!”

“是啊王上,这传扬出去,我太渊何以立足五洲、何以统御臣民呐!!”
“求王上收回成命!”

几个老臣争相叩头,咚咚重响,叫无极看着都疼。

“好好好,这事儿本王再考虑考虑。”
挥挥手,到底也不能把他们逼急了,未来文懿血脉继位,总得留几个可用之臣。一想到此,愈发觉得演得还不够。
“可越儿跟了我这么久,不给他一个名分本王难以心安,这样罢,就赐他人君之礼,日后尔等见他就如见本王,需行三跪九叩十二拜大礼——嗯,就这么传旨!”

老臣皆愣,待反应过来怒目圆睁,其中一个险些没喘上气,“你、你——苍天呐,这是要亡我太渊啊!!”
“唐大人、唐大人!”
“快传御医,快!”

殿上闹作一团,消息不胫而走,宗越听得消息捏碎手中艾草,吓得宫人们清一色伏地请罪。瞧着一众诚惶诚恐的脸,只道权势带来的威压,心中更添烦闷。

这无极,真是胡闹过头了!

甩袖,回殿,闭门,今后的日子更难消停。

与此同时退了朝的太渊王在御花园漫步,随侍的江公公把人支开,小声道,“公子,江枫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说……”
“你什么时候也来这套虚的,”无极头也没回,“说。”

得了首肯,江枫小心斟酌道,“公子,您今日此举,只怕是将宗先生置在风口浪尖上,这些自命清高的老臣不提,可那后宫深苑里的阴毒手段,万一哪日先生中招——”

“笑话!你难道也想说在意他就要远离他的鬼话?”无极轻蔑冷嗤,“不过是废物托辞而已——我长孙无极在意一人,便要他风风光光受万人顶礼,刀来我挡,暗箭我防,普天之下谁能伤他半分!”

江枫一震,“是属下失言。”

“你说得也没错,”话锋一转,天权太子殿下倏而眯眼笑道,“我也确有意如此。只是你太小看你家先生了,后宫那些手腕哪能使到他跟前,不过长日漫漫,寻些乐子给他。”

“啊?”江枫目瞪口呆。

青莲殿。
殿如其名,处处青莲,浅清淡粉水墨作屏,雪纺白纱四面垂幔,清雅别致,简约不简单。无极撩袍入内,脚未落地几根银针刺面。

他两指一夹抄中,“为何发这么大脾气,可是怪本王来晚了?”

又是几枚钢针,这次不同的是针上淬毒,无极翻袖打开,无奈看向医圣玄衣如墨正坐席间,眼神凝着棋盘黑白子,一眼也不瞧他。

走上去,抓起几枚白子欲落,“越儿今日真有雅兴,不如本王陪你下一局?”
宗越冷哼,右手轻抬挡住去路。无极挑眉,翻腕跃过继续落子。哪知宗越突然伸出左手,无名指微翘拂向他内关穴,无极识得厉害松子跳开,嚷道,“不算,你犯规,怎么能用两只手!”

宗越睨他一眼,冷冷道,“我何时答应你只用单手?”
无极看出某人气性大发,坐下来懒洋洋道,“怎么啦,发这么大火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。”

宗越静静看他,“你说呢。”
“今日早朝的事?”无极摘下一颗葡萄扔嘴里,“我这还不是为你们轩辕家考虑吗,不做绝些,日后你弟弟上位怎么均衡朝野,怎么收服人心,别忘了大乱之后的烂摊子可不好收拾。”

“所以你这一派昏庸无道的假象是在为云痕做铺垫?”先王无道,民怨沸腾,这时出来一位仁德之君,不必有什么过人本事,只要听谏、纳言,就能稳收贤德美名。这点心思宗越如何看不出来,但他恼的,恰恰也是这点。

“你以为,你是什么。”
声线低沉,仿佛抑制着愤怒,“无极,你是天权太子,未来五洲的储君,这个身份不需要我提醒你吧?”

“得得得,别说了,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。”
“那你怎么敢——”宗越看他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怒从心起,哗啦扫落棋盘棋子。

无极看他真生气了,这才坐直身子,叹道,“我毁轩辕旻的名声,又不是长孙无极的,你恼什么。”

“但轩辕旻就是长孙无极,即便全天下都不知道,可你的君父皇帝也不知吗?”宗越气得背过身,明明纸包不住火,这些消息透过江枫都会事无巨细的传入那位耳朵里,可他无所顾忌,偏是怎么折腾怎么来,天权皇室不至他一位皇子,还有那个野心勃勃的翊王在侧,他怎么敢这般肆意妄为!

无极心知医圣这火大半是为自己,又是好笑又是感动,“现在不是解决你的事吗,放心,父皇那边我会解释的。”

“你。”只出一字,终是叹道,“我虽想复仇,虽想这王位重回文懿血脉,但若要你因此牺牲,那便——”万万不能几字说不出口,只摇头,“无极,你为我做的已然够多,余下的,我自己来。”

无极凝视他,入鬓剑眉深敛,隐一分孤傲入骨。
他太了解他了,为复仇不择手段是真,不愿牵累旁人也是真。

轻叹,颔首,“你认真的吗?”
宗越不语。
但他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“好吧,齐震那老贼就交给你了,不过——”
“不过什么?”
“你得亲我一下!”
“……”
“那我亲你一下也成!”
“……”

评论(21)

热度(62)

  1. 过来瞅瞅的阿九阿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哈哈哈,最后的对话莫名好甜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