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青

报应来得太快,去留随心

太子神医二三事

突然发现写不来虐,将就着看吧,我说下章完结有可能吗,下一章就是第十篇了诶!!!

【枯荣】

“你说……你杀了谁……”

问这话时一片空茫,大段空白填了脑,罩住心。

云痕蹙眉,不解那复杂空茫的神色,只道,“先生有什么话,还是和国公陈禀吧——那邱姓老者,已被我杀了。”

哐当。

瓷瓶坠地,珍稀药丸咕噜滚作一地,宗越不可置信的凝视他,耳边依稀响起童年稚语……

“哥哥哥哥,我们去找邱先生吧,他今天做了好多糖人儿!”
“哇!哥哥你看,这个糖人真像爹爹呢,邱先生好厉害!”

启蒙恩师,亲如父子,而那亲恩之血,就挂在云痕剑尖。
宗越胃里一阵痉挛,恶心得翻搅不停,却什么也吐不出。

“先生这是怎么了,替那姓邱的不值,还是同情?”云痕勾一抹嘲讽,转又厉声斥道,“你与文懿逆党勾结,行刺国公,罪不容恕!还不快束手就擒,随我向义父请罪!”

请罪?请什么罪。
怀龙鳞甲之罪,灭满门之罪,抑或是他为了活下去啃食尸身、有悖天纲之罪?

“你为何不说话,”少年骄傲轻蔑,“是无话可说了吧!”

说什么?如何说?
说养他十八年的义父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说他杀的那位邱先生才是当年的救命恩人?认贼作父,恩将仇报,他受得了吗?

宗越浑身发颤,冰火相煎似要烧干他的血,又将一腔恨意封冻,无以宣诸。

云痕等得不耐,剑尖指喉逼道,“起来!随我去见国公。”
他未动,剑便递前三分。
“起来!”

喉间刺破,鲜红溢出,宗越突然便明了悟。
既已无路可走,何妨走个死局。
仇罢恩尽,叫一切随他掩埋。

云痕只见医圣蓦然抬头望他一笑。
这一笑安静宁和,似揽尽世间温柔,又存却满目风霜。

“也罢,你杀了我吧。”

闷雷滚过天边,一场雷雨将倾。
无极翻身坐起,心绪难宁。

“江枫。”隐卫现身,“宗越那边如何,与幼弟相认了吗?”
隐卫回禀,“一切顺遂,宗先生与云公子相认,云公子答应留在齐震身边,以作内应。”

“哦?”有些意外,“我原以为少不了一番折腾,看来是我小觑他了。”说来便笑,“说起你家先生,医术好,才思高,偏是过得比黄莲苦。等这番心愿得尝,是得带他好好走走,散散心了。”

江枫眼皮一跳,低下头。
他的右袖中藏着一封最新的密信——医圣危矣,请速来救。

轰隆!!
一阵惊雷碾过,电芒飞闪,无极眯眼瞧去,突然心口一窒,一口暗红喷出。
“公子!”江枫急忙探看,却遭他反手一扼掐住咽喉,“公子……?”

无极脸色不好,强咽口血下去,“宗越是不是出事了,你瞒了什么!”
话落,又是一口血喷出。

江枫心惊胆战去扶,被无极一掌挥开,只见他反手点自己天关、地阙几处重穴,白光萦绕,用的赫然是穹苍秘术!

“公子,是谁伤了你!”竟然还用到穹苍秘术疗伤,放眼五洲,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公子的师尊和寥寥几位穹苍上仙。

江枫惊疑不定,听主子沉沉开口,“不是我……是宗越……”
豁然明悟,江枫震惊抬头,一个从未敢想的名字脱口而出,“‘血枯荣’!!公子,您、您竟对他用了‘血枯荣’禁术!!”

血枯荣,穹苍上古禁法之一。
以吾之血,共尔枯荣!

在施术者与受术者之间建起一道桥梁,凡受术者伤、病、痛、亡,皆有一半转移至施术者本身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此法当年用作刑囚,将那些囚犯与老鼠、苍蝇等下贱之物绑在一起,受尽折磨,因过于阴毒被禁。

想不到、想不到他居然敢!!

无极抹去唇角血迹,抬望江枫噙一丝冷笑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心思,父皇从不放过他认准要除的人,宗越如何例外。我原还想着回天权再向他禀明,不想你们动手这么快,打算利用齐震杀他,再让我杀齐震报仇,好从此死心?”

一语全中,江枫低头屈膝。
无极冷哼,“还不快收手,否则你就只有带着我的尸体去见父皇了。”

正要禀话,殿外忽然传来宫人惊呼。
“王上!王上!——穹顶、太渊的穹顶裂开啦!!”

轰隆隆!!轰隆隆!!
瓢泼大雨倾盆而下,无极愣了一瞬,看向江枫,后者也愣片刻,忙回,“我们只和齐震说了宗先生身份,这些并不在计划中。”

齐震得知宗越身份,必会杀他,但这与穹顶有何干系?毁了穹顶,太渊顷刻便成泽国,他——不对,这不是冲着宗越,是他!齐震知晓宗越身份必会疑他,那么这是为了拖住他的,缓兵之计!

心口骤痛,宗越那边情形刻不容缓。
无极紧紧握拳,断然道,“先去大殿!”

意识到主子想做什么,江枫脸色顿白,“公子不可,您现在重伤在身,不能再驭穹苍之术!”
走在前面的无极停步,“我若失败太渊必亡,他亦不会独活,也罢,真到那时你就将我二人一并烧了,骨灰带回天权,告诉父皇长孙无极这一生,从未后悔!”

评论(21)

热度(57)

  1. 过来瞅瞅的阿九阿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嗷嗷嗷嗷鸡冻,无极说太渊阿越我都要,这点伤算什么~~求更啊求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