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青

报应来得太快,去留随心

太子神医二三事

七夕快乐呀!这篇高能狗血预警,人物OOC,就当结局啦~~~感谢小可爱们一路支持,鞠躬,谢谢^_^

【七夕】

花灯锦簇,彩缯飘飘,

又逢一年乞巧,太渊街头热闹得很,无极伏倚桥头,锦罗玉衣芝兰琼华,引得不少姑娘芳心鹿撞。

“公、公子,这是小女子做的香囊,请收下!”姑娘面红耳赤埋着脸,双手奉上一物。

无极瞅了眼,是个面绣清荷的小香包,做工倒也精致。他挑挑眉,桃花目流转自带两分勾人笑,“那便谢谢小姐了。”

那姑娘腾地红了脸,一溜烟跑了。江枫暗笑自家公子这撩人本事,出神入化,若非一颗心早定他人,不知要祸害多少良家女。

正想着,手里一重。
公子将那香囊丢入他手中。

“还不去追?”
江枫一愣,哭笑不得,“公子,人家是送给你的。”
无极偏头睨他一眼,江枫认命叹气,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他才走出几步,主子身边立刻乱了套。
原来那一家闺秀开了头,剩下的姑娘们争先恐后,纷纷把自己藏品献上,仔细看去,什么荷包、绣帕、披裘……甚至还有鸳鸯结!

等江枫回过神,长孙无极已被各色闺秀淹没,他吞吞口水,当机立断去寻人——开玩笑,这要过去不被活剥了!

忽然,“铮”得一响。

一声琴音悠缓轻扬,众女回头,只见桥底湖面,一艘细船驶来。船头一位公子衣白如雪,漫天星月作陪,他焦尾琴横前,十指拨弦,霎时天地俱寂,只闻风声水声琴声,一湖明月聚了又碎,碎了又聚,恍不知今夕何年。

无极痴了一瞬,便听人群中爆出尖叫。

“是宗神医!宗神医!”
“我怎么瞧着好像神仙……”
“听说是五洲医圣,我说是琴圣才对!”

一曲毕,宗越抬眉,目光透过重重人山落到无极身上。
无极足尖轻点飞身落至船头,又引来一阵尖叫。

“真不公平,为什么没姑娘送你东西。”他边抱怨边扒拉下头顶的一个线团,衣服乱了,头发也乱了,现在的闺秀都这么彪悍的?

宗越瞅他一眼,抱琴转身入舱。
桥头岸边传来叹息,无极扭头给了个飞吻,屁股顿痛,两枚银针各扎一臀。

撩开帘子,神医在烛火边擦针。

“哎,下手这么重,不怕我以后坐不得?”
“放心,死不了。”
“喂,不用这么绝情吧,我只是安抚她们一下。”
“哼。”

无极头痛,又听他道,“不去寻你的香囊了?”
“嗯?”
“那位姑娘品貌端庄,纳入后宫想来不差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东宫久虚难堵悠悠众口,太子思虑深远,我等不及。”
“……”

被怼至无言的无极盯他半响,突然笑道,“宗越,你这是吃味呀!”
后者横他一眼,欲走,被圈入怀。

无极抱着他,双手从背后环住他的腰。宗越反手挥针,被他咬住,两人僵持一阵,宗越先松手。

无极吐开银针,问道,“气消了?”
宗越淡淡道,“放手。”
无极道,“你气消了我就放。”
宗越眼角一眯,忽地主动凑上去。
因为姿势不便,他的唇角只轻轻擦过无极脸侧,但这一碰如地火勾雷,电得无极全身毛发都立起来。那种酥麻感叫他一时迟钝,被宗越挣脱了去。

“这不算,你犯规!”
“哦?”宗越原本理好的衣衫又故意敞开些,似笑非笑瞅他,“如何犯规?”

无极口干舌燥,天知道这外表清冷的神医勾起人来这般要命,只见领口微敞,锁骨线条若隐若现,立时下腹有火作烧。

他嘶声哑道,“宗越,别激我。”
医圣冷笑一声,抚琴的手指锁住他颈饰一勾,无极被迫贴前,听他在耳边道,“你自找的。”说罢轻吹口气,彻底摧毁了无极理智。

他反手一扯,将人压到桌上,对着那张刻薄嘴唇狠狠吻下。
柔软纠缠,疯狂掠夺,直到气息将尽时分开,嘴边牵扯出暧昧银线。

“宗神医,你的嘴,似乎比你的针要厉害些。”
无极边说边在颈喉轻汲,一声破碎的呻吟从宗越唇边破出。

他连忙咬牙忍住,却发现那人的手已钻入衣中。

“无极,别!”
“别什么,这不是我自找的?”

惫懒的语调,眼眶却是赤红,长孙无极今天是做好了做禽兽的打算,偏在此时身下人一抽,清隽的眉眼拧紧。

“……怎么了?”到底是担心,怕他身子没好利索,无极强忍下身不适,先去搭脉。
岂料一时心软,宗越出指截他穴道。

无极被定住,瞪圆眼瞧他片刻,叹道,“我输了。”
宗越面色潮红,却道,“你没输,是我利用你关心则切。”目光下移,瞅到某处帐篷支起,又问,“很难受?”

无极可怜兮兮点头。
宗越略作思量,挥开舱帘,“那就到水里清醒清醒吧。”

他将人丢下水前解开穴道,谁知无极在那一瞬反手拽住他,一拉扯,两人同时落水。

砰咚,水花四溅。
宗越仓促落水没有闭气,一阵呛咳有溺水趋势。

这时无极游过来抓住他,水面之下,两唇相贴,他缓缓度去气息,宗越凝视那张近在咫尺的脸,微感恍惚。

多久了,似乎每逢绝处都能遇他。(是的他完全忘了被某人拖下水)
雪中炭,暗里光,这温度太暖,已让他不舍松手……

哗啦。
两人跃出水面,无极把人拖到岸上小声道,“没事吧,我不知你没防备。”
宗越笑了笑,神思恍惚说了平日绝不出口的话,“对你,我从没设防。”

无极愣住,突然头顶飘来一个声音惊讶至极,“公子、先生,你们这是??”
抬头,江枫已经回来,身边还多了个美貌少女,正是先前送香囊给他的姑娘。

无极低咳两声,埋汰道,“还不是因为你,你倒是抱得美人归了,你家公子我差点断送终身幸福!”
江枫看了眼身边姑娘不好意思低头,又听宗越道,“别听他胡说,这位小姐如何称呼。”

二人同时望去,只见医圣衣发虽湿颇显狼狈,但肩挺如松神色淡然,气质比旁边那位太子殿下高出数倍不止。

江枫还没开口,那姑娘福道,“小女子姓孙,名婉玉,见过二位公子。”
谈吐大方,落落得体,几人对她观感又好几分。

无极道,“孙小姐的香囊不错,可惜送错了人,不知现在找到正主没。”
孙婉玉悄悄看江枫一眼,颊飞红霞,细声道,“冒犯公子,实属无意,那香囊……香囊已转送他人……”

这个他人指的便是江枫了,他实在吃不住味儿,扯了孙婉玉行礼告辞。
目送他俩离去,郎才女貌,确实相配。

无极拿肩头撞某人,“怎样,现在不吃味儿了吧。”
宗越道,“你收香囊,是为江枫搭线?”

“是啊,乞巧节嘛,好事成双。”

突然,砰砰砰,天上绽开大朵烟花。
五颜六色,绚丽之极。

无极伸手揽过宗越,趁烟火放至鼎盛在他耳边道,“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我已与父皇承禀,下月,你我大婚。”

宗越一怔,垂眼,“同为男子,你不怕惹人闲话。”
“不怕,到时你便知道了。”

次月,太子登位大婚,五洲来贺。

“你听说了吗,咱们这位皇帝陛下解散后宫嫔妃三千,只纳一人!”
“什么纳一人,连皇后都不是,我听说是直接封了个什么、什么并肩王!”
“一字并肩王只是虚称,陛下说如他亲临,这可不就是国有二日吗?”
“啧啧,娶个男人已是奇闻,竟与他一道称帝,真是千古奇谈!”
“这名字带越的怎么都是祸害,之前那个昏君轩辕旻为越儿荒废朝纲,现在这位贤德明君也为宗越废除祖制,莫不是这‘越’字开过光?”
“……”

七嘴八舌,你一言我一语吵个没完。
终究还是——
一字并肩,二圣同朝。











之前删了一篇因为黑化梗太长了写不完,其实还有奶孩子气齐韵各种乱七八糟的梗,但是作者文笔有限写不出来,所以就先暂时这样吧。我的十篇愿望到此也就还完了,朋友们山高水长江湖再见啦~

评论(20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