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青

报应来得太快,去留随心

【番外】帝王纪1

就当太子神医番外吧,写不完再说写不完的事(。ì _ í。)夫夫联手打怪,黏黏糊糊谈恋爱!


1.

巍巍高山,云遮雾缭,老藤抱木,一派幽静景象。

“神仙哥哥,你使得什么戏法,那黑鹰嗖得一下就掉下来啦!”清脆童声打破这份宁静,只见山间小道上,一个头梳双髻的女童蹦蹦跳跳,她身后跟一青年,玄衣如墨,乌发高簪,松竹般挺拔的肩背略显清寒,却难掩高华气度。

青年淡淡笑道,“有人教我的。”
“什么人?”女童兴致勃勃道,“还有人能教神仙哥哥呀,难道神仙也有不会得麽。”

青年失笑,摸摸她发髻,“小姑娘,我与你说过几次,我不是神仙。”
女童只是不信,“才不呢,璇儿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没事,一定是神仙哥哥救我,等我回去告诉我娘,咱们玄元山来神仙呢!”

前方隐隐传来脚步,青年不欲与人相见,一个晃身遁了行。
那女童回头不见人影,大叫,“好哇,还说不是神仙!”

青年这厢避走,那方抬头撞上一人。
滚金五爪飞龙袍,祥云纹描边,端是华贵逼人。他本能避让,哪知脚下落空失了衡,身往后仰,幸得那人一手拦腰,方没摔落。

“松开。”
“不要。”
不仅不松,反将人往怀里箍。
嗅一身草药清香,靥足往耳边低语。
“宗神医妙手仁心,兼济天下,怎不救救我~”
“大成皇帝君临五洲,权势滔天,如何要我救。”

四目相对。
无极不甘覆唇索吻,神医抬掌相隔,那吻便落在掌心。

宗越眨眨眼,望老天,意指天色尚早不宜鱼水。
无极早被他这清冷禁欲模样勾的火起,忍不住就那掌心轻舔。

一阵酥麻感袭遍全身,宗越连忙收手,瞪他。

后者畅快大笑,扣了人往耳畔低语,“你也替我施施法吧,神仙哥哥~”他这一声唤得百转千回,似挑逗,似情真。宗越犹豫片刻,便遭欺来啃食干净。

一吻毕,两人嘴角各牵银丝。

无极抬手为他揩去,瞧那嘴唇红肿,又想欺躏。
“够了……”宗越轻微喘气,推开他,“稍后你要见云痕,别弄了。”
无极低笑,“难为你还替我记着。”指腹轻轻抹过唇形,“这回先欠着,下次一并还。”

这二人正是新婚不久的大成帝与并肩王。
帝王相随,一路隐没行藏,或游山玩水,或行医救人,或深林采药,好不逍遥自在。此番游到玄元,半是为那珍稀药草,半是因为太渊王的书信。

“说起信,你这弟弟与你半分不像,”无极两指一捏,一封火漆密函出现指间。他递与宗越,后者迟疑片刻,没接。

“怎么,不亲自看看?”
“不必。”
“哦,你就不怕我乱传话?”无极戏谑道,“王爷当知我对你那血脉素无好感,若是什么十万火急救人的讯儿,在我手里耽得片刻,莫要怪我。”

宗越失笑,反问,“你会吗?”
“为什么不会,普天之下除了你,我可是什么人都舍得。”无极说这话时眼角斜挑,一分散漫九分冷意。

宗越蹙眉,知是那不堪身世伤了心,拍拍手背道,“好了,都过去了。”
无极眼底划过一丝极沉暗色,抬眼却笑,“是啊,有你在我身边,这老天总算做件好事。”说罢转回话题,“当真不想知云痕信中说什么?”

宗越原还为他担忧,听到幼弟名字分心,叹道,“还能说什么,你我当初离开太渊半载,他可有过一封书函?如今仓促来信,无非有事相求。”嘴角勾一抹自嘲,“你也知道云痕那性子,若是为自己或太渊国事,他宁可一肩独扛也不会求援,能让他低头求我的,只能是为了她。”

听他话里酸涩,无极揽肩轻拥,宽慰道,“你们虽是一母同胞,毕竟分别十几年,他又由齐震养大,没忘本已属难能,余下的,交给时间吧。”

当日云痕登位,想立齐韵为后。宗越竭力反对,兄弟相争,云痕甚至问出你是否心仪韵儿所以不准我娶她的鬼话……虽然最后听劝,没立后也没封妃,但兄弟嫌隙终是落下。

宗越深吸口气,“说吧,出什么事了。”

评论(13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