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青

报应来得太快,去留随心

【番外】帝王纪2

感觉二人太腻歪了,但就忍不住甜甜甜怎么办🤔


2.

暮色将沉,雅雀归巢。
玄元山脚的一处民房中,不见炊烟,不见灯火,漆黑屋内跪了一地人。

屋子最深处,云痕玄黑劲装负手而立。

“如何,还未寻得人?”
“王上恕罪,我等搜遍玄元山每个角落,就是没有并肩王的消息。不过有人在村里探听到今日山上来了神仙,形容颇似并肩王。只因王上不准我等扰民,故没细问。”

“神仙?”云痕皱眉,着他细说,那侍卫将女童一番描述转达,云痕道,“是他。”
沉默片刻,苦笑,“既然早来了,为何避而不见……”

侍卫不敢回话,突听一声低笑。
“谁!”侍卫大惊,正要护驾,却见王上一挥手,“都出去。”
“王上?”
“出去。”

一众侍卫依言退出,屋中寂静,云痕等得半响,方道,“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相见。”
随他声落,一阵白影蹁跹,来人在他身后五尺立定,云痕回头,看清后变色,“皇帝陛下!”

来人正是无极。

“很意外,因为来的是我,又很失望,因为他不肯见你。”大成皇帝语声慵懒,却一针见血。云痕维持参拜姿势,说不敢。无极笑了声,“有什么不敢的,你不喜欢我和他一起,我也厌倦他为你奔波,咱们彼此彼此,不必来这些虚的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云痕也收起小心谨慎,抬头道,“我没想到你会放着天下不管,陪他来这儿。”

“你不也弃了太渊,为救心上人性命?”论毒舌,无极就没输过宗越以外的人,“好了,说正事吧,齐韵怎么中的毒,你身为太渊王也没查出究竟?”

云痕一噎,如实道来。
本月初十,齐韵前往寒山寺祭拜亡父,哪知从寺庙回来昏迷不醒。云痕召集太医诊治,皆说中毒,但问解法纷纷摇头。他又盘问随行丫鬟、侍卫,都说那日寺庙并无可疑之人,无奈之下,只得求医圣出手。

“祭拜亡父?呵呵……”无极心道亏得宗越没来,否则免不了一通气受。齐韵祭拜,必有牌位,若非云痕出面,太渊怎有寺庙给这乱贼立位?(其实怪不得云痕,养恩十五年,睁只眼闭只眼也正常,只是无极站在宗越立场,大家懂得。)

云痕亦觉羞愧,但救人心切道,“我知道兄长恨透齐家,能否看在自幼长大的份上,救韵儿一命?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,从来也没害过人,只是生在齐家,身不由己。”

无极沉默片刻,忽道,“你可知当日宗越为何不许你娶齐韵?”
云痕一愣,“因为……因为她是义——齐震的女儿?”

“对,因为她是齐震的女儿。你身为文懿血脉,两家之仇不共戴天,你娶仇人之女后宫难平,民心难安,此其一;齐震在朝树敌不少,齐韵是他唯一血脉也是遭报复的首要之选,你娶她就如同娶了一个活靶子,此其二。”

“可罪不及子女,他们怎能?”
“这话你要去跟被齐震搞得家破人亡的人说。”无极也失了耐性,只道,“齐韵中毒你仍可从这两方面去查,至于救不救,如何救,那要看宗越的意思。你的话我会带到,告辞。”

“等——”等字出口,那抹白衣幻影消失无踪。云痕叹气,回想方才所言,惊醒道,“他的意思难道是说后宫有人要害韵儿,还是义父的仇人?”

无极赶回山上药庐天已黑透,夜幕浓墨般铺洒开来,星子闪烁,宗越就坐在院子里一颗颗分捡草药。

无极见他心中安定,放缓脚步走入。
宗越闻声头也不抬,“回来了?”
“回来了。”

无极步履轻健走到面前,蹲身望他,宗越看他一眼,“怎么了?”
“想你了。”

宗越失笑,“分开还不到两个时辰。”
“古人说度日如年,我觉得是度刻如年,你知道麽,下山的时候我就在想怎么把你拴在身边,一刻也不分开。”

宗越正要笑他小孩脾性,哪知那家伙动起手来,扣了后脑就是一吻。
两人纠缠一刻,宗越忽叫,“我的药!”

他好不容易分捡开的药草又揉作一团,有几株还被无极踩坏。但情字上头,无极哪管这些,扯了人又推又攘挤进屋去,烛火挥熄,被翻红浪,自是巫山云雨,一夜春宵。

评论(23)

热度(41)